南國熙:第二屆南師獎頒獎禮致辭

 

南國熙先生上臺後面向嘉賓鞠躬)剛才那個鞠躬是三年前我從成都文殊院方丈宗性法師那偷學來的。這是我看到天下最合算的一鞠躬,在我沒有發言前,大家就會為了一個鞠躬給我鼓掌(一笑)。
    我想給主持人講一聲,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在我十歲的時候,就把我送到美國,給了他一位美國的學生作為他的養子。所以我的小學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學都在美國讀的。我的中文程度還不如剛才兩位小朋友中最小的那位同學。
    另外,我也是溫州人,也是一位不會講溫州話的溫州人,我的祖籍是浙江溫州樂清。在這裡,我只能代表基金會,但是我不能代表南懷瑾老師(南國熙之父)。甚至於我希望在我的致辭後,不要因為我的發言而影響你們對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的看法。
    首先我要感謝桂馨基金會的康總,所有的工作人員,還有秘書長樊英。剛才康總提到08年在太湖大學堂見了南老師以後,當時提出成立桂馨基金會,在那時還沒有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鄉村教師獎項目。老師一生最快樂的事情就是看到學生們能多做善事。在他當年23歲時在四川靈岩寺閉關開悟的地方,有一塊石頭,上面刻的是“願天常生好人,願人常做好事”。康總就是這樣的代表。
    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的風格,不是命令或指派誰做事,而是鼓勵提倡一些事,看有誰發心去做。若有人發心做,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可能會支持鼓勵。因為發心本身就有功德,若做得好,更是你的功德。若是聽命去做,性質與功德就不同了。這是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的教育方法,他鼓勵人自覺的。當然了,若做不好,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也沒辦法替你負責。現在外面有些人說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命他做這個事,讓他做那個事,這些說法不是南老師的風格。
    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聽到康總發心後,很鼓勵支持。當時,市場上出現很多打著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名義的偽書,內容很多不是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的話。不得已,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只好訴諸法律。勝訴後得到的賠償款,除了第一筆捐給了貧困地區孩子們營養午餐的公益專案外,其餘的都捐給了桂馨基金會。我們同學也捐了一些。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走後,康總和樊英秘書長提議用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捐的錢設立“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鄉村教師獎”,用南老師的教育思想指導這個項目,支持鼓勵並引導鄉村教育。這個項目是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走後設立的,是康總和桂馨人的一個發心,是對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的懷念,也給了我們子女、學生一個非常好的方向。在這裡我要非常感謝康總、樊英秘書長和全體桂馨人!
    接下來,我想講一下,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本身在成為老師之前,也曾經是一位學生。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甚至說,他永居學人之位,不為人師,也沒有學生,大家都是朋友。外界叫他大師,他是不接受的。
    他一生中,有很多老師,其中兩位恩師,一位是他在13歲時的暑假期間遇到的朱味淵老師。朱老師是他這一生在詩詞上的啟蒙老師。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在13歲時,已經背讀了很多唐詩。朱老師引導他認識了清詩,他發現清詩別有一番境界。  
    第二位是在他23歲的時候,在成都認識了袁煥仙太老師,所謂父母給了生命,而袁老師啟發了他的慧命。
    三年前,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走後,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的貼身秘書,馬宏達同學,寫了一篇紀念的文章,文章的題目叫做《點燈的人》(原名:感言)。我想借這個題目說,在座的獲得南師獎的老師們,都是你們學生生命中那位“點燈的人”。有一句話叫做:燃燒自己,照亮別人。我今天聽到各位老師的故事,我想說每位老師都是這個榜樣。
    另外我要給每位得獎的老師表達歉意,因為今天各位老師所拿到的獎金金額不是很高。但是這點獎金是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文教基金會最大的誠意。老師走後,我們子女學生將每年從東方出版社得到的版稅,捐獻出去,在捐獻裡最大的項目就是桂馨的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鄉村教師獎。
    當我想起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一生,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年青時一度過的是清寒日子。即使後來條件改變了,他也是堅持苦行僧般的生活自律。當我剛才聽到主持人說中國前幾年共有一百多萬鄉村教師流失,我想我知道流失的原因之一,那個原因就是每個老師背後的清寒故事。
   我在這裡想對康總說,只要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文教基金會繼續有版稅收入(我們沒有對外募款),就會繼續支持桂馨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鄉村教師獎,支持鄉村教育。假使沒有收入,我們也會想辦法繼續支持。
    最後我要講一聲,在座的除了獲得南師獎的老師,還有30位鄉村教師,明天會一起分享閱讀《論語別裁》的心得。這個項目是恒南書院李慈雄先生跟桂馨基金會、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文教基金會主辦的。
    慈雄兄在1976年就認識了老師,那個時候他是臺灣大學電機系二年級學生。南老師(南國熙之父)在他59歲那年,出版了《論語別裁》,之前出了6本書,其中有他親手寫的,叫做《禪海蠡測》、《禪與道概論》、《楞嚴大義今釋》、《楞伽大義今釋》等等。但是當《論語別裁》出了之後,讀者群一下子擴大很多倍。在1976年的時候,當時沒有“當當網”,更沒有“順豐快遞”。慈雄覺得讀了《論語別裁》很受益,希望更多的人受益,就跑到很多社會團體去推介。至今39年後,他今天還做著同樣的事情,所以我向李慈雄同學致敬。

謝謝大家!

http://www.greenandshine.org/gxzy/page.php?pid=66&cid=10&id=News_44